日本短歌基础知识

最近自学了日本文言[1]。研读书里的古典散文与诗歌很有乐趣,也被和歌的魅力深深地吸引。寥寥十余个词,数十个音节,竟能勾勒出意境优美的图画,传达深邃悠远的情愫。

因此我又去找了几本关于和歌的书来读。能找到的中文书籍不多,其中《日本文化的皇冠宝珠短歌》[2]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和歌(短歌)的发展历史、修辞手法以及主要诗人、著作,是一本极其难得的著作。这篇文章是此书的读书笔记。

何为短歌

短歌,就是由五音节、七音节、五音节、七音节、七音节这样五句,共 31 个音节组成的定型短诗。由于日语语音系统太过简单,无法像汉诗那样押韵,只能通过音节数目来体现韵律。历史上除短歌以外,还出现过长歌、片歌、旋头歌、佛足石歌等诗歌。其中短歌是最重要、最受推崇的一种体裁,成为日本古代诗歌的代表。“和歌”一词,狭义即是指短歌,广义则是指《万叶集》里出现过的所有体裁。短歌五音节和七音节的格式,一般被认为是受汉诗的五言诗、七言诗影响。

短歌的历史

成书于 6 世纪末 7 世纪初《日本书纪》里,第一次记录了日本古代民谣,称为記紀歌謡。这标志着日本诗歌将脱离信口吟唱的原始水平,而开始向“着意创作”这个新的方向迈进。然而此时的和歌还没有形成五七调式。

大化改新(646)之后,朝廷和贵族中间产生了对日本自己的“国风文化”的追求。这种追求集中体现在通过编集《万叶集》所形成的“万叶歌风”中。当时的和歌质朴无华,用“万叶假名”书写,艰涩难懂,存在许多无法掩饰的幼稚与粗糙。7 世纪有诗人柿本人麻吕,被称为歌圣。他在汉诗汉文方面颇有造诣,还将汉诗的构思与技法运用于和歌的创作之中。

从 7 世纪末 8 世纪初开始,日本不断派遣使者去往中国,学习唐朝文化,形成“唐土憧憬的思潮”。“万叶歌风”衰落以后,日本文坛出现了国风文学的空白,由汉诗文独占鳌头。汉诗被认为是高雅的文化修养,而和歌则被视为雕虫小技。以 838 年藤原岳守将《元白诗笔》奏承仁明天皇为初始,白居易的诗打动了素性多愁善感的日本民族,对《源氏物语》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一时期有《敕撰三集》,即天皇下令编撰的日本汉诗集,由《凌云集》《文化秀丽集》《经国集》组成。僧人空海编集了《文镜秘府论》,是第一部探索汉诗理论的著作。而 772 年藤原滨成撰写了《歌经标式》,是第一部研究和歌创作的专著。因为太拘泥于汉诗理论的影响而显得不成熟。

849 年,藤原良房为庆贺仁明天皇 40 岁生日举行宴会。851 年,他又主持了仁明天皇为死者祈祷的念经会。这两次大会上都破例让和歌与汉诗同台助兴。唐朝的安史之乱,使得日本人开始反省一心向唐的思潮,对重振日本国风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和思索。9 世纪开始平假名开始被普遍使用,大大方便了和歌以及日语文学的创作。然而这一时期的和歌,依然不同程度的存在因平铺直叙而显得尚欠韵味的缺憾。

《古今和歌集》是奉醍醐天皇之命,由纪友则、纪贯之、凡河内躬恒、壬生忠岑四人编著的,诞生于 10 世纪初。这标志着和歌(短歌)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古今集》收录和歌约 1100 首,其中长歌 5 首,旋头歌 4 首,其余都是短歌。对比《万叶集》4500 首歌中长歌、旋头歌约为 300 首。《古今集》和《万叶集》一样分为 20 卷,但组织结构井然有序,整体感强,分类严谨合理。修辞方面《古今集》从汉诗吸收了许多技巧,用词优美,刻划细腻,并且常采用挂词、缘语、比喻和拟人化手法,借景抒情,读起来有情有味。

《古今集》之后不断有敕撰和歌集问世。1201 年后鸟羽天皇令源通具、藤原有家等人编撰第八部敕撰和歌集《新古今和歌集》,标志着和歌的巅峰。后鸟羽天皇亲自一一审阅选送的和歌,决定删减和增补,可以说是后鸟羽天皇本人所撰。《新古今集》吸收以往短歌的美词佳句和修辞技巧,以优美流畅、幽深、象征的诗句及以体言结束全诗的手法,给人以音乐感和图画美的享受,使人读后产生情深意远,余音绕梁的感觉。

名称 万叶集 古今集 新古今集
完成年代 759年前后 905年 1205年(1235年)
短歌所占比例 92.7% 99% 100%
语调 五七调,二、四句一节 七五调,三句一节 七五调,三句一节
主要修辞手法 多用枕词、序词、对句 多用枕词、挂词、缘语 多用体言结句、本歌取れ

进入镰仓时代,随着贵族失势,武家崛起,专以花前月下、谈情说爱为主题的宫廷女流文学退出了日本文坛,代之而起的是逃避乱世,躲入深山老林的隐士和僧侣们创作的所谓“隐者文学”,以及崇尚黩武,描述战争的“武家文化”。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自南北朝时代(1333-1392)起,短歌处于以下两种状态。其一,敕撰和歌集从第 9 集到第 21 集,仍在陆续编写,但是几乎每一集都平平淡淡,毫无新意。其二,和歌以所谓“连歌”的形式发展起来。其形式是将短歌的前三句即五七五作为上半阙,后三句即七七作为下半阙,分成两部分由若干人唱和。南北朝时代的长连歌,以五七五为长句,七七为短句,由数人甚至上百人连续交替唱和。连歌的首句(五七五)非常重要,被称为发句。此后连歌逐渐发展成俳谐,而俳谐的首句最终独立出来,成为俳句。

江户时代,面对西方“兰学”等科技和文化的涌入,短歌基本采取的是守势,主要围绕如何继承与发扬万叶调、古今调开展研究与创作活动。进入明治时代,短歌也被卷入革新的浪潮。落合直文堪称日本近代和歌革新运动的开山祖师。他于 1893 年创立浅香社,与谢野铁干、尾上柴舟、金子薰园等许多为短歌革新作出杰出贡献的诗人,都是在浅香社诞生的。其中最著名的是与谢野铁干,于明治30年代创建了“新诗社”,并发行短歌杂志《明星》,被称为“明星派”。其妻子与谢野晶子,创作了短歌集《乱发》,以热情奔放的笔调,自由大胆地讴歌青春与情爱。窪田空穂、石川啄木、北原白秋、吉井勇、木下杢太郎等也是明星派著名诗人。

与“明星派”相对抗的一派是正冈子规领导的“根岸短歌会”。这一派虽然对旧派诗歌也持严厉批判态度,与明星派不同的是,他们尊崇万叶调,创立了以写生手法为主的客观写实主义的风格。门下著名诗人有香取秀真、冈麓、伊藤左千夫、長塚節等人。

明治 40 年代,日本文坛正是自然主义的全盛时期,出现了以若山牧水、土岐哀果、前田夕暮、石川啄木等人为代表的“人生派”诗人。

还有一批诗人开始尝试在短歌中运用现代日语口语,让普通人也能参与到短歌的创作和吟诵中来。

(现当代部分略)

短歌修辞方法

枕词

枕词通常为五音节,是约定俗成的修饰特定语句的词,例如「茜さす(あかねさす)」会引出「日、昼、紫、照る」等词。主要用于调整节奏,有暗示、象征的效果,增加诗句的美感,一般不译出。

序词

序词的作用与枕词类似,但长度在七音节以上甚至多达三四句,有具体的内容,与后面的被修饰语句有比喻或挂词的关系。序词分为有心之序与无心之序,前者指通过意义与后文关联,后者指通过读音与后文关联。

例如《万叶集·2802》歌:

思へども 思ひもかねつ あしひきの 山鳥の尾の 長きこの夜を

歌中用山鸡的长尾来比喻漫漫长夜,「長き」一词连接了喻象与原象。

挂词

挂词可以简单理解为同音词,用在短歌中起到一语双关,丰富内涵的作用。例如《古今集·365》歌:

花の色は うつりにけりな いたづらに わが身世にふる ながめせしまに

「ふる」是「降る」(降落)和「経る」(经过)的挂词,「ながめ」是「眺め」(沉思)和「長雨」的挂词。最后两句歌同时表达了两种含义,一是眼前绵长的春雨,二是诗人陷入对年华易老的沉思。

缘语

缘语是彼此相互关联的词语,如《古今集·415》歌由丝线联想到岔路,由丝线的细联想到心細く。

糸による ものならなくに 別れぢの 心細くも 思ほゆるかな

本歌取れ

「本歌取れ」类似汉诗的用典。与汉诗不同的是,和歌的用典既可以直接化用原句,也可以由某地某景联想其原诗。

歌枕

歌枕最初包括枕词,后来指代和歌中反复咏唱的日本各地的名胜。

反歌

反歌指附在长歌之后对长歌的内容起补充、加强或概括作用的短歌,《万叶集》中常见。

字余及字不足

顾名思义,字余指的是一句的音节超过了规定的数目,字不足则是缺少了音节。现在日本国歌「君が代」就是字余的一个最好例证。

君が代は 千代に八千代に さざれ石の いわおとなりて こけのむすまで

读作:

きみがよは ちよにやちよに さざれいしの いわおとなりて こけのむすまで

体言止め

短歌的最后一句以体言(名词)结束,能使人产生余音绕梁之感,加强作品的余韵。

句切れ

「句切れ」即根据短歌的内容、意义给短歌断句。根据断句的位置可以吧短歌分为五七调和七五调。五七调把断句放在第二句或第四句,《万叶集》中常见;七五调把断句放在第一句或第三句,《古今集》及其之后常见。



  1. 崔香兰. 日本古典文法.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2.

  2. 王瑞林. 日本文化的皇冠宝珠短歌. 清华大学出版社,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