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意料之外

这次韩国之行,有许多的“没想到”。

我一直跟自己说,学过一个国家的语言之后再去,然而只会拼读谚文、会讲两句韩语“你好”“谢谢”的我,却在韩国整整度过一个星期。

最初只计划去济州岛,因为免签。在搜索机票的时候,偶然发现韩国的旅游签证并不难办,于是果断提交材料,卡着出签的时间订票,原本三四天的上岛观光扩展到了九天两国五地的旅程。

而釜山,原本只把它当作庆州和济州之间的中转站,甚至在订票之后还后悔,觉得没必要加这一天行程,事先也没做任何计划。然而这座城市却带给我最多的惊喜。

从庆州乘坐高速大巴,到达釜山接近下午三点,再换乘地铁,安顿下来又花了一个多小时。釜山是个海港城市,地形狭长,住地离市中心太远,每次都要花很多时间在地铁上。从南浦地铁站出来,还在繁华的市中心,空气中就弥漫着海水的味道。坐上公交车,跨过影岛大桥,穿过岛上狭窄的街市,远处的轮船时隐时现。

到达太宗台时快六点了。太宗台位于影岛南端,历史能追溯到中国的唐朝初年。太宗指的是新罗太宗武烈王,他完成了统一三国的大业后巡视至此,后来就把这里叫做太宗台。然而这里并没有类似于古代中国的封禅台的东西,太宗在此只是游山玩水,今天的太宗台除了两座寺庙外也没有什么古迹,只是一个海滨的公园。

进了入口没多远,就能下到海边。这里几乎都是岩石形成的峭壁,没有沙滩,只能踩在干净的卵石上让海浪拍打。登上峭壁,可以望见不远处的离岛,往西遥望,天边的云与远方的山都被夕阳染上柔和的金色。

太宗台夕阳

天色已晚,决定加紧时间赶路。寺庙没时间参观了,直接行进到展望台。这里位于影岛的最南端,三面环海,也是韩国距离日本最近的地方。天气晴朗时,能望见东南方向50公里之外的对马岛。可惜这天雾气弥漫,用望远镜也只能看到海天交接之处白茫茫一片。沿着路继续前行不多远,就到了灯塔。台阶上上下下,有好几个岔路,不仅通向灯塔,还能走到海水冲刷的峭壁。迎着海风,无边的海洋尽收眼底,天边挂着一抹红色。灯塔的下面有一片石滩,白天来的话可以看到海女!傍晚就只有一些海钓的人了。天完全黑下来,灯塔也开始了晚上的工作,发出明亮的光。在忽明忽暗之间一路下山。

第二天一早前往甘川文化村。釜山山多,距离繁华的南浦不过两站地铁,就到了甘川洞所在的山坡脚下。在这里转乘公交车上山,道路又窄又陡,公交车真成了名符其实的过山车。

甘川洞历史可追溯到朝鲜战争时期,许多难民躲避到这里,依山而居。在村子的入口放眼望去,山坡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低矮的楼房,每间房子的外墙和屋顶都漆上漂亮的颜色,蓝色的屋顶尤其显眼。这里就是韩国的圣托里尼或者说韩国的马丘比丘。

甘川文化村全景

由于当天下午要飞往济州,计划游览完甘川之后就直接去金海机场,因此直接带着行李箱过来了。在入口的旅游咨询处购买地图之后,用英文问韩国大姐能不能把行李寄存在她这儿。双方语言不通,比划了一会儿,明白了,不能放到这里。马上她带我到了不远处的小商店,和店主阿姨讲了我的事情,阿姨非常热情地表示没问题,我只好连声说감사합니다(感谢)。真是帮了大忙啊,拉着拉杆箱上山下山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地图上标示了甘川洞地区的数十个景点、艺术作品和观景台。甘川过去是难民营和贫民窟,现在尽管经过了整修与建设,仍然保留着以往的格局。连接各处房屋的走道和阶梯十分狭窄,犹如迷宫。有些标记景点隐藏在巷子深处,只有不多的路标,非常容易迷路,最后有个建筑怎么也找不到,时间紧张,只好作罢。走在甘川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甘川一面山坡的全景,无论哪个角度都是色彩斑斓,还可以望见不远处的海港,怎么也看不够。

在数年前施行改造时,一批艺术家也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在墙壁上绘画;把花盆支在迈步行走的双腿雕塑上,还给它们穿上牛仔裤;其他艺术作品也随处可见,点缀着这个街区,甚至指路的路标也做成了鱼的形状,成为这个村子的标志性物品。一些空屋则被艺术家们用来展示自己的作品,还有的改造成博物馆,讲述甘川的历史以及居民的生活。

甘川文化村 花盆艺术品

现今世界许多城市,都有艺术家们占领旧的或废弃的城区,将其改造为艺术区的案例,例如北京著名的798。然而798给我一种割裂的感觉,艺术野蛮生长,工厂沉默不语,没有互动。甘川则不同。艺术不是高高在上的,也不是仅仅作为装饰,失去主导地位,而是与聚落共生。艺术家们改造村庄,让环境变得更加美好,却并没有打乱居民的生活,也得以展示自己的才能。甘川是绝妙的艺术区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