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嗟”作——《海女》之三

本文专门用来吹捧宫藤官九郎。晨间剧名为连续电视小说,旁白在剧情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事实上,这部电视剧的剧本,用文学的眼光来欣赏,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宫藤充满想象力地把“在故乡当海女”和“去东京当偶像”这两个故事巧妙地安排到同一个主角身上,而不会显得前后脱节与违和。整个剧情叙事节奏极佳。故乡篇的情节进展缓慢,却不经意间埋下大量伏笔;东京篇剧情开始加速,尘封的历史被揭开,与大量的明线暗线串联起来;地震后所有人回到故乡,最后一个谜底揭晓,铃鹿博美改歌词则是点睛之笔,天野家三代美人鱼的故事在此圆满,到这里才发现宫藤不是要讲一个简单的少女闯天下的励志故事,而是一个家庭追梦的史诗。剧中充满了人物和情节的照应,春子与结衣,春子与洋,水口挖琥珀与打磨偶像“原石”等等。宫藤对故事的布局能力以及对叙事的掌控能力,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在这部剧中宫藤想要表达的主题很多:亲情、乡土之情、振兴偏远地区、东日本大地震、偶像文化、昭和情怀等等。我以为,始终贯穿全剧的一个主题,是“梦想”。天野家三代人的追梦故事,也带有不同时代的烙印。

天野家的第一代,从事远洋捕捞的天野忠兵卫和潜水数十年的海女天野夏,代表日本高速成长时期的一代人。歌曲「いつでも夢を」是那个时期的象征。出生在海边渔村,也自然就选择了祖祖辈辈从事的工作。为什么要去潜水,为了生活。忠兵卫一年有三百多天飘在海上,夏婆婆独自在家操持家务,夏天做海女。对于他们来说,梦想就是扎根在故乡的,并不是眼里看到的别处的生活。他们的梦想其实就是每天辛勤的工作能够换来更好的生活。夏婆婆到东京与著名歌手桥幸夫再会是一个很妙的插曲。她年轻时虽然从来没有出现在聚光灯下,但毫无疑问她是地区的偶像,是那个时代的偶像。

故事的主角是天野秋,但是剧情的中心人物显然是春子。她成长在日本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都市的繁华影像传播到每一个角落。昭和末期是偶像文化的黄金时期,松田圣子,中森明菜,药师丸博子,还有邓丽君……是每一个少男少女狂热追求的名字。春子的内心当然也有了一个偶像梦。年轻人拥有了更多选择的自由,必然会与渔民世世代代流传的生活方式发生冲突,海女这个职业有后继无人的征兆。春子选择了追求自己的梦想,逃离了故乡。夏婆婆奉行“来者不拒,去者不追”,接受了春子的选择,以独特的方式为春子送别。

然而春子在东京的奋斗并不成功。先是遇到节目停播,没有出头的机会,其后更卷入代唱事件,彻底无法在演艺圈出道。最终放弃了偶像梦,结婚生女,然而终究无法对这段历史释怀,慢慢家庭也出现危机。虽然是被大吉骗回故乡的,春子也是要借此机会重新确立自己的人生。第10集春子反思自己的人生时说了这样的话,也是全剧的主旨:“讨厌乡下的人即使去东京也往往不会有什么出息,喜欢乡下的人到了东京也会很顺利。所以最近我常想,最终不是靠环境,而是靠人自己啊。”为了远方的梦想,首先斩断了与故乡的联系,反而让自己失去了立足之本,变得迷茫。

剧名「あまちゃん」除了“海女”的意思外,还可以理解为“做事不经深思熟虑的人,不成熟”的意思。小秋其实并没有什么梦想,整出戏就看她像狗熊掰棒子一样,任性地一次一次改变人生目标:喜欢大海,因此要做海女;喜欢学长,决定改学潜水土木科;被舞台吸引,想成为偶像;遇见铃鹿,想与她共演;地震,回家重新当海女。小秋一路走来,动机只是“为了自己”,因为喜欢,所以就去做了。自己并没有改变很多,却像太阳一样,她的元气照耀着身边的每一个人。甚至惟利是图的商人太卷也受到了她的感染,选择小秋出任出演,不再做出为了利益扼杀年轻人前途的事情。宫藤从不吝惜对青春的赞颂。“这是个年轻人难以坚持梦想的时代”(小泉今日子语),宫藤也是要借助小秋的故事,鼓励年轻人胆大一点,恣意妄为一点,不要轻易放弃梦想。

最后一集片尾,两个少女在「潮騒のメモリー」的歌声中在隧道中奔向尽头的阳光,让人感到无限的希望,真希望剧情永远不要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