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青春

“啊,真有趣啊。”这样一句台词是全剧最感人的一幕。追完全剧,最大的感受也是“有趣”二字。剧中充满着宫藤官九郎式的幽默搞怪。故事的主线剧情很简单。十四年前男校高中生原平助失手烧掉了隔壁女校的礼拜堂,从而使两校交恶,共同举行的文化祭也被中止;十四年后,女校面临破产废校的局面,已经成为男校教师的平助决心促使两校合并,以此赎罪。尽管主线剧情稍显薄弱,但每集都有经典的段落百看不厌,像班会演说、三木三宫校长的广播与颜艺、经典的告白场景等等。

第四集海洋公园秋游发生了三场告白。中井会长对原老师的感情表现得十分理性,她觉察到自己对老师的感情,认为自己与老师之间的感情与大多数师生恋一样不会有结果,所以只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对方,把协助文化祭当作表达自己感情的方式,而不强求交往。

同样是师生恋,半田会长则在大庭广众之中公开地喊出“我喜欢你”,并对蜂矢里沙老师提出交往的请求。蜂矢老师的回应更妙。她没有从伦理的角度拒绝,而是表达了自己对爱情与婚姻的愿望:自己要同原老师结婚,虽然目前还没有交往,也不知道是否喜欢对方,但结婚的决定是不会动摇的,因为自己与原老师共同抓住了电车中的心形吊环。借英国诗人的一句话,“先爱上他,再考虑是否值得爱”,蜂矢老师表达了自己的爱情观:不喜欢上的话,就无法知道喜欢的原因。越是根据某个条件去寻找伴侣,越是不容易发现对方的优点;反之,喜欢上对方的话,自然就能找到值得喜欢的地方。所以以心形吊环为契机,蜂矢老师觉察到了自己对原老师的喜欢,并且相信自己的直觉。即使到最后得知原平助就是十四年前烧毁礼拜堂、使自己家庭遭受巨大变故的人时,她仍然对自己的感情保持着如同信仰一样的执着。

第九集天台上的告白是全剧的最高潮。满岛光在这里的演技完全爆发,把里沙的复杂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平助和里沙的感情,里沙一直是被正面描写的主动的一方,因此第九集平助的告白会让人觉得突然。其实从第八集末尾平助对里沙说的“你这样就好,十分完美了”,我感觉他已经对里沙产生一种不一样的情感了。两个人过去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过恋爱经历,对异性有隔离感,双方都需要成长,需要学会面对自己的感情。平助要直面自己的过去,以及真正的感情;里沙则坚信双方的感情可以超越眼前的困难,在两人共同跨过这道障碍的过程中,她也慢慢地改变对姐姐的敌意。

总是抓住青春的尾巴不放,会付出很贵的滞纳金的。对过去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就没有办法收拾心情走向下一阶段的人生,但人又很难有勇气对某些事情做个干脆的了断,只能拖下去。这部剧适合的观众不仅有还在青春中的学生,还有那些尚未走出青春的、抱有无法释怀之事的大人。不论是开诚布公地交谈,还是打进蒲烧热线,又或者是在教堂的祈祷室倾诉,都需要以某种方式向过去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好好面对未来。

而相比那些认为“不知为佛”“难得糊涂”的自认为成熟与稳重的大人,宫藤更希望还在青春中的少年能够用更加积极直率的态度去面对青春,尽情享受神明给予的这一礼物。哪怕不能理解,哪怕会失败,哪怕会被别人嘲笑,也好过无聊与无趣的人生。

宫藤很擅长捕捉人物细微的感情。中井会长得知要转学后既感到不舍又无能为力,也不想为了此事给别人添麻烦,但内心中还是希望有人能够帮助自己,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原老师。所以她选择了用含蓄的语言表达 SOS,与海老泽的两周交往也是一个信号。这是一种很真实的矛盾情感,宫藤拿捏得很准确。还有转学之后的东京再会,长期不见的朋友在新的环境中总会改变一些的,于是觉得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远。因此当发现会长没有改变的时候,神保等人也开心得落泪。多说一句,这部剧让很多人开始喜欢扮演会长的黑岛结菜,我倒是认为川荣李奈将神保爱这个角色表演得很到位,是最出彩的一个女生,希望她以后的演艺之路也更加顺利。

这一集还抛出了性同一性障碍的问题。实际上在一集的篇幅中很难将这个问题讨论得很深入。剧中大多数老师和学生都能够自然地接受穿女装的村井,但他的父亲如何才能理解自己的独子呢?能够轻易理解的事情,大多数是因为与自己并没有切身的关系吧。原老师这堂课上得很精彩,人的外表与内涵都很重要,外表匹配内涵,即使是那些觉得自己没有多少长进的成年人,也会自觉选择适当的外表。尽管如此,村井父亲的观念哪能那么容易得改变。原平助所说的话,意义在于为两人提供了互相敞开心扉的机会,让双方意识到性别认同的问题不应成为父子感情的阻碍。

全剧除了只出现过两次就被擒住的色狼,没有一个反面角色。宫藤这个人,不论怎么搞怪,总是不吝惜表达自己的善意。自称还在青春中的宫藤的剧本,还有诸多有趣的演员,造就了这样一部有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