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city, 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

这本书[1],若不是因为读的是英文原版,受限于自己糟糕的英文水平,本不需要读如此长的时间。我也感觉读这么长时间实在是一种浪费。因为作者的观点实际上用几页就可以概括出来,剩余的部分只是用一些实验、案例、论证来充实内容。看 goodreads 上一些外国读者也在批评这一点,认为作者把观点写成一篇文章就够了。并且认真读的话,会发现作者的论证并不是那么理据充分,有不少地方值得推敲。

提醒:看国外作家的畅销书,往往不需要全文通读,基本上有价值的核心思想只在全书的开头和末尾出现(这倒说明结构比较清晰,值得点赞)。不只这本书,之前读过的许多,尤其是互联网类的,都是如此。连久负盛名的《失控》[2],亦不能免俗。但老外相当能写,这一点还是必须要佩服的,并且得虚心向他们学习。

本书的基本观点是,当处理数量有限的资源(钱之于穷人,时间之于拖延成症的人等)时,会在头脑中形成一种稀缺思维模式(scarcity),减小人的大脑处理容量(书中称为带宽 bandwidth),过分占据(tunnel)人的注意力,从而忽略掉其他的可能更加重要的事情。

这种思维模式有好的一方面:人们会在适当的压力下集中注意力,充分调动自己的能力,高效地完成所做的工作,称为 focus dividend。作者举出一位著名厨师 Amanda Cohen 的例子。她曾经参加一个电视厨师竞赛节目 Iron Chef。节目要求她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足以征服评委的美食,并且需要使用节目当场分配的一种食材。Cohen 之前的准备并没有涉及这种食材,然而在节目录制现场,时间的紧张使她能够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厨艺,做出一道精品。

然而更多的情况下,稀缺思维模式会使人的注意力过分局限,忽视了生活中的其他问题,降低了生活的质量和效率,甚至会引起严重的危机。这方面的事例有许多,每个人的生活和工作中都有可能遇到。例如,美国消防队的死亡事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交通事故,而在交通事故中,司机未系安全带是主要原因。火情紧急,这使司机将注意力集中到尽量减少出车时间,而忽视了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再例如,忙于工作的人往往有很少的时间用来陪伴家人、健身、旅行,长期发展下去对个人健康和家庭幸福也是一个挑战。

稀缺模式在头脑中以 bottom-up 方式发挥作用,类似于潜意识作用,很难由人主观施加控制。并且这种思维模式诱发很快,且不容易从头脑中消除。在稀缺模式下,人们注意力被占据,导致严重的后果,加剧了稀缺模式,形成恶性循环(scarcity trap)。一件事情被拖延,往往意味着其他的许多事情也无法得到及时处理,使事情越积越多,让人疲于奔命。

作者提到的这种稀缺模式的作用并不等同于压力与担忧,尽管它们有许多相似之处。可惜作者未能对此做出更加详细且有说服力的论述。

穷人为什么贫穷?作者认为贫穷的原因正是贫穷自身。他们的一项实验研究[3]发现,穷人在流动智力与决策控制上均表现出与富人的差距。穷人会把注意力集中到对当前收支的计算上,而缺乏对长远的规划。一个有意思的案例来自印度金奈(Chennai)的沿街小贩。她们每天用 1000 卢比的本钱购入货物,全部卖出可以获得 100 卢比的利润。但她们的本金来自借贷,利息十分高昂,拿走她们每天利润的一半。但这些小贩并没有想到一个摆脱高利贷的方法,比如从每天的花销中节省下一部分作为本金。甚至,作者还做了另一个实验,给予一些小贩 1000 卢比的本金,使她们不再借贷。然而逐渐地,这些钱被用作生活中的其他开销,小贩重新陷入到了债务困境中。她们未能摆脱注意力陷阱。

因此,一些扶贫项目效果不好,也找到了部分原因。单纯提供贷款往往不能真正解决贫困问题。不是这些项目不负责任,只是它们未能解决穷人头脑中的稀缺思维模式。

人们拖延的原因也不是时间不够,而是带宽受限,即处理有限资源信息的能力不足。单纯延长工作时间,并不能够提高效率,也就无助于缓解拖延。拖延者应将重要且不紧急的事务放到优先级高的位置,而不是那些紧急的救火工作。并且要专注于手头的工作,不要将注意力分散到其他事务上。此外,对于长时间的工作,最好进行分割,设定更加细致的节点。

另外我个人前段时间回顾与反思自己的大学生活时注意到这个理论也可以解释大学时做出的一些决策。因为特殊的情况,在做决定时注意力无意识地被未来会到何处工作、能否得到好的深造机会等问题占据,考虑问题时便只关注自己在这个系统中能够获得什么,怎样达到利益的最大化,而忽视了自己的真正需求,也就不能全面匹配自己的意愿与能力。当然个体的情况有其特殊性,但这种思维上的陷阱理论很能说明问题。


  1. MULLAINATHAN S, SHAFIR E. Scarcity: 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 New York: Times Books, 2013.

  2. 凯文・凯利. 失控. 东西文库, 译. 新星出版社, 2010.

  3. MANI A, MULLAINATHAN S, SHAFIR E et al. Poverty Impedes Cognitive Function. Science, 2013, 341(6149): 976–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