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自由》读书笔记

第一次认真地做读书笔记,虽然有完成任务之嫌。就个人而言,哲学只知道一点黑格尔和马克思异化理论的皮毛,所以对弗洛姆这人的东西还是挺认同的。

近现代西方历史的中心主题便是人摆脱政治、经济、精神的羁绊,谋求自由。在人们都以为自由已取得完全胜利的时候,却在一战后不久就出现了法西斯 政体,数百万德国人甘愿献出他们的自由。本书的写作动因便是从人的心理因素上分析法西斯制度的成因。在心理学研究方法上,弗洛姆肯定弗洛伊德的地位,却采 取与后者相反的观点,认为问题关键在于个人与世界的特殊联结关系,而非人类自身的本能。社会塑造了人的心理力量,同时人的心理因素又会影响社会进程。个人无法改变生存需求和社会制度,生活模式是决定整个性格结构的首要因。此外,人还有另一项需求,人需要与自身之外的世界相联系,以免孤独。本书的主题:人从人与自然的原始一体状态中获得的自由越多,愈成为一个“个人”,他就越别无选择,只有在自发之爱与生产劳动中与世界相连,或者寻求一种破坏其自由及个人自我完整之类的纽带,与社会相连,以确保安全。[1]

人类的社会历史是从与自然的原始纽带中脱颖而出的“个体化”过程。相似的,个人生命里是也是脱离母体,断绝“始发纽带”的个体化过程。个体化进程日益加剧的 一方面是自我力量的增长,另一方面是孤独日益加深。为了克服孤独与无能为力感,一种方式是个人产生放弃个性的冲动,要把自己完全消融在外面的世界里;另一 种方式是与人和自然的自发联系,这类联系的本质体现就是爱与劳动,它植根于全部人格的完整与力量中。发展内心的力量和创造力是与世界建立新型关系的前提, 然而,在个体化进程自发进行的同时,一些个人及社会的原因却妨碍了自我的增长。这造成人产生一种无法忍受的孤立于无能为力感,还导致逃避机制的产生。

研究首先从中世纪末近代初的欧洲开始,因为这个时代奠定了现代自由的基础。就本书所研究的问题而言,宗教改革时期与现代也有更多的相似性。

中世纪封建社会的特征就是缺乏个人自由,个人、经济和社会的生活都是受制于种种规则和义务,概莫能外。但是,尽管中世纪的人是不自由的,不过他既不孤单也不 孤独。人自降生起便在社会世界中有了确定的位置,所以他扎根在一个有机整体中,没必要也无需怀疑生命的意义。但在个人的社会限定范围内, 他实际上在劳动和情感生活方面有许多展示自己的自由。此时“个人”尚不存在。

到中世纪晚期,一体化和集中逐渐减弱,资本、个人经济动机及竞争日趋重要,一个新的有产阶级发展壮大起来,个人主义日渐强盛。但这个过程对少数富有的资本 家,和对广大农民和城市中产阶级的意义是不同的。(以意大利为标志的)文艺复兴只是有权势的富裕上层阶级的文化,他们是新的经济力量风暴激起的浪尖人物。 广大民众没有分享统治集团的财富与权力,他们失去了原有的安全感,成为一群乌合之众。一种新的专制主义随新的个人主义同时产生。文艺复兴是一种富有的贵族 和市民(burghers)的文化。新自由给资本主义权贵们带来两件事:力量感剧增,同时孤独、怀疑、疑惑也与日俱增,并滋生了焦虑。

现代资本主义的根基、其经济结构及其精神,并不在中世纪晚期的意大利文化中,而在中、西欧的经济社会形势及路德、加尔文的教义中。宗教改革基本上是一场城市 中下层阶级和农民的宗教运动。中世纪,手工工匠和商人的社会地位相对稳定。中世纪晚期,行会内部急剧分化,有了垄断性,许多的行会成员陷入贫穷,丧失了经 济上的独立和安全感。同时,雇工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也每况愈下。资本导致贫富分化加剧,贫困阶级日益不满意社会现实。个人在日益强大的资本、市场及竞争作用 下,也变得不安全、孤立及焦虑。

路德是“权威主义性格”的典型代表。他 的一生总有两个权威存在,一个是他所反对的,一个是他所崇拜的。路德与上帝的关系是建立在人的无能为力基础之上的臣服关系。路德的神学表达的是中产阶级的 心声,他们与教会的权威作斗争,感觉到新兴的资本主义的威胁,被无能为力感及微不足道感击败。路德认为人性本恶,无法自己向善,只有摧毁个人的意志及骄 傲,上帝的恩典才会降临到他身上。人唯一职责便是唯上帝意志是从,上帝将以人难以理解的正义行动拯救人。加尔文的教义和路德相似,既表达了自由感,也表达 了个人的微不足道和无能为力感。它认为个人完全臣服和自我贬抑是得到新的安全的方法。

**现代社会结构在两个方面同时影响了人。它使人越来越独立、自主,越富有批判精神,同时又使他越来越孤立、孤独、恐惧。**人成为资本、机器的仆人,而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具有这种异化特征。(马克思1844手稿,交往异化?)个人独自面对外在世界的无能为力和孤独感被进一步加剧。为了克服这种孤独状态,有两种道 路选择:一是“积极自由”,即自发地在爱与劳动中与世界相连,同时不放弃个人自我的独立与完整;另一条道路是退缩,放弃自由,试图通过消弥个人自我与社会 之间的鸿沟的方式来克服孤独。以下讨论了几种逃避自由的机制的表现形式。

  • 权威主义,即放弃个人自我的独立倾向,欲使自我与自身之外的某人或某物合为一体。这种机制更明确的形式在于渴望臣服或主宰,即受虐-施虐冲动。施虐与受虐内部的基础目的是共生(symbiosis),无论是施虐者还是受虐者都需要通过共生关系来摆脱无法忍受的孤立。

  • 破坏欲,消灭全部的外在世界。

  • 机械趋同。这是现代社会里的大多数常人所采取的方式。个人不再是了自己,而是按文化模式提供的人格把自己完全塑造成那类人。“我”与世界之间的鸿沟消失了,意识里的孤独感与无能为力感也一起消失了。

纳粹主义的出现,是权威主义的一个实例。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是分析权威主义性格的极好文本。而法西斯兴起的温床——个人的微不足道感和无能为力感,同样也存在于西方民主社会,即强制趋同的表现。**人的原创性思想受到压抑,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与之同时被压抑的还有情感表现。愿望也如此,现代人生活在幻觉中,他自以为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实际上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别人期望他要的东西。**个性的丧失使趋同的需求更加迫切。

现代社会中个人获得的自由是消极的自由。为了克服孤立状态,人重新走进了新的纽带关系束缚中。然而在此之外,还存在一种积极的自由,人可以自由但并不孤独,有批判精神但并不疑虑重重,独立但又是人类的有机组成部分。**积极自由在于全面完整的人格的自发活动。**在自我的自发实现过程中,人重新与世界联为一体,与人、自然及自我联为一体。**爱是此类自发性最核心组成部分。**爱是一种欣然的心理状态,原则上它可以给予所有的人和对象,包括我们自己。真正的爱蕴含着对被爱者的基本肯定,是在保存个人自我的基础上,与他人融为一体的爱。**劳动是此类自发性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劳动是一种创造,人在创造活动中与自然融为一体。积极的自由还意味着,除这个独一无二的个人自我外不应再有更高的权力,生命的中心和目的是人,个性的成长与 实现是最终目的,它永远不能从属于其他任何被假定的更具尊严的目的。理想是所有促进自我的成长、自由及幸福的目标,是充分肯定自我的一种表现。

民主的未来在于个人主义的实现,只有在高度发展的民主社会里,自由才有可能胜利。在这个社会里,文化的目标和目的就是个人、个人的成长和幸福,生命再不需要 成功或其他东西来证明,个人不臣服于,也不被操纵于任何自身之外的权力,无论是国家还是经济机器。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社会及经济力量的组织问题。首先,不能 丧失现代民主所取得的任何基础成就。其次,用计划经济取代社会的不合理性及无计划性,但又不能使计划经济成为操纵人民的新形式(如俄国),必须处理好集中 与分权之间的矛盾。某种程度上,我们面临的还是个人的创造性问题。

P.S. 关于爱的讨论详见弗洛姆的另一著作《爱的艺术》。


  1. 埃里希·弗罗姆. 逃避自由. 刘林海, 译.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002.